任超:秉承热心为读者服务, 坚持发行人的工匠精神

大奖888官方网站

2018-11-16

 任超:秉承热心为读者服务, 坚持发行人的工匠精神  经全面排查,合肥市其余在建轨道交通工程电缆设备均未采用奥凯公司产品。

  

  

  建议只在严重疼痛时服药,剂量尽量减小。3.每周两次性生活。

  

  

  

任超:秉承热心为读者服务, 坚持发行人的工匠精神

  

  

  

任超:秉承热心为读者服务, 坚持发行人的工匠精神

  

  

任超:秉承热心为读者服务, 坚持发行人的工匠精神   

2002年年底,以黄书元为社长的经营班子决定人民出版社着手启动新课标教材出版项目,主要涉及高中历史、高中语文和初中思想品德三个学科。 当时社内对于投入100多万元去做这件事,不少人并不理解。

2004年初任超调入人民出版社任副社长,主管经营。 他认为这项工作义不容辞,对拓展人民出版社业务范围有重大意义,由此可以找到长久发展的新支撑点。

教材出版后,面对如何发行的问题,社长黄书元做了一个决策,成立股份性质的公司来推动教材发行工作。

公司筹创期间,黄书元社长希望业内大的有影响的出版发行单位能参与其中,为此,任超专门找了时任新华文轩董事长王庆,王总毫不犹豫斥资600万元,持股20%鼎力支持公司成立,即今天的人民东方(北京)书业有限公司。 在公司刚起步时,面对人才和市场等资源的瓶颈,运作情况并不好,所有人都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黄书元社长和多家股东机构的决策顺应了教育出版的大势,从2004年开始以高中历史部分省份全覆盖的突破开始,尤其在2008年前后,时任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副总裁分管人事工作的王俊国同志在集团班子的支持下,引进罗争玉等优秀专业人才组建中版教材公司,并通过中版教材公司收购人民东方(北京)书业有限公司的50%股份,并取得该公司三套教材的经营权。 这一变化使得教材发行工作逐渐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公司改组十年来,人民东方(北京)书业有限公司已盈利接近1亿5千万元,而中版教材公司利润更是高达7个亿以上。

从发行人的角度来看,人民出版社出书的品质在出版业内的地位无可撼动,出版了很多名家、大家,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著作,这与历任老领导的数十年努力分不开。 但以一种创新的姿态,以一种改革的姿态来推动人民出版社的发展,任超认为始于黄书元社长。 他抓住主要矛盾,从针对编辑的激励机制改革开始,盘活出版社资源,成立人民东方(北京)书业有限公司,启动教材出版工作等等,推进了一系列的改革。 在这个过程当中,面对不同读者群体的优秀作品越来越多,为出版社的发展奠定了很重要的基础。 让主题出版物进入市场,为广大读者接受2014年,外文出版社出版发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版,人民出版社参与该书发行。 任超与社长黄书元商量,并与外文出版社商定该书发行目标与合作方式。

人民出版社提供了印刷厂的资源,两社发行部、印制部、策划部等人一起商量,迅速达成合作。

任超说,这本书是宣传普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权威读物,出版价值重大,两家社都以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投入该书出版发行工作中。 对这次两社合作,任超很有信心。

这种信心来自于他对时局的把握。

他认为做主题出版首先要立足于对大的形势判断,第二要立足于选题切入点,使得读者广泛接受。

策划不是凭空想象,“你得要知道读者在哪,怎么来做这些事情”。

任超说,十八大以后的十到十五年很有可能是人民出版社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是各地新华书店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各地党政图书发行商的重大战略机遇期。 为了做好十九大文件的发行过程中,任超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包括租型和分销协议的签订,包括整个材料的准备、印厂的布局,甚至包括污染问题。

原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行司刘小凯司长协调环保部门和北京市政府办公厅,保证十九大文件的顺利生产。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在策划重大项目时,任超早已有了预案,而且一直充满着危机感:他一直清楚地算一笔帐,剔除党和国家交办这些任务以外,出版社基本工作量是多少,基本收益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 只有把最坏的情况预设到,遇到问题的时候才能有最好的解决方案。 发行人的初心:除了做好主题出版的策划与发行,任超还组织相关部门积极探索利用新的印刷出版技术为我所用。

考虑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的正常出版需要二十至三十年的周期,结合广大专业工作者及其他读者的实际需求,2015年底,任超建议出版社将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数据库的数字格式资料扫描转化为印制文件,并成功重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纸质图书。

首印1000套很快销售一空,并连续加印。

2016年下半年,中宣部领导同志向中央编译局提出重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的指示,而人民出版社由于提早运作,在接到工作通知的时候,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恰到好处已投入市场,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这种将数字产品转为纸质产品的逆向转化的做法,将被进一步扩大到人民版老一辈无产阶级名家的文集,如80年代印刷的《刘少奇文选》等,任超认为只要有了数字化的文档,只有有市场价值,便可随时进行纸质出版。

回顾往昔,任超用三点来总结自己的从业经历。

首先是真诚。

从基层营业员到如今人民出版社常务副社长,无论在哪个岗位,都要有真诚为读者服务的心。

牢记党的宗旨,为人民服务。

新华书店和人民出版社的品牌,意味着特殊价值和特殊导向的意义,这点永远不能忘。 其次是工匠精神。

不论是营业员、发行员,都要学会并掌握优秀的看家本领。

做社领导也一样,要找准目标,努力坚持去做。 最后是对文化事业的坚守。

任超说,不仅是自己,很多早期一起工作的同志都对出版发行这份事业很热爱。

他们即便没有得奖,也无愧于时代,无愧于所从事的工作。 采访|令嘉文|木之秋文内图片由人民出版社提供(责编:袁勃)。